泰国腐剧和中国对打腐女的跨国热情所向披靡。

体育新闻 2019-10-31200未知admin

  由内容质量、互动评论、分享传播等多维度分值决定,勋章级别越高(

  今年年初,某名为“HSboys”的泰国男团空降中国,接连在香港、合肥、无锡、成都等各地举办了千人场粉丝见面会,原价380-980的门票都在1分钟内售空,黄牛加价2-3倍。

  圈层以外的路人并不知该男团从何而来,甚至不曾听说。而圈层以内的粉丝正在为之疯狂。

  HSboys由8位年龄18-23岁的泰国小鲜肉组成,名字取自于他们在中国的经纪方汉森娱乐的缩写。

  他们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男团,而是出自于2018下半年的一部高人气BL(男男恋)题材泰剧《不期而爱》。

  该剧讲述了4对年轻男孩的爱情故事,校园、甜宠、小哥哥好看等几大(男男恋)剧优质元素,让《不期而爱》一开播就在腐女圈掀起了一阵轰动。

  目前,两位男主角黄明明和王俊勇的微博粉丝数为53万和31万,其中黄明明单条微博点赞能破万,王俊勇置顶微博点赞有3万。虽不敌国内人气偶像,但也足以证明他们在圈层的认知程度。

  年初,剧中主CP“perthsaint”在微博超级话题CP榜一直稳居前三,一度赶超“瑜洲”、“凯源”等热门CP,累计粉丝8.6万。剧中第二对副CP“Meanplan”也在超线万粉丝。

  泰国明星被中国粉丝追捧并非头一遭。近几年,泰剧《一年生》、《逐月之月》等BL题材剧集都曾在圈层内引发过强烈的轰动。能够反应粉丝活跃度的超线对左右的泰国CP。

  明星资本论(ID:mingxingzibenlun)整理了天府泰剧(字幕组)及4对热门泰国CP的超话粉丝画像,根据数据呈现结果可以看到,除目前已拥有少部分非腐向译制业务的天府泰剧字幕组尚且拥有18.62%的男性受众,其他细分到具体CP的粉丝受众群体中的男性比例均不超过10%。追星群体以女性为主,腐向受众更以女士为主,二者结合则形成了女性大比例碾压的效果。

  另外,喜爱泰国CP的粉丝年龄集中在18-34岁之间,且25-34岁的上班族占比更大。明星资本论(ID:mingxingzibenlun)咨询了几位钟爱泰国CP的狂热粉丝,从她们口中得知,在现场遇到的同好是上班族的几率的确大于学生党。

  这或许与25岁以下年轻人更狂热的追逐本土爱豆有关,如果同为热爱cp的受众,那她们更倾向于国内现实向明星cp,如凯源(王俊凯王源)、牛鹿(吴亦凡鹿晗)的搭配。而对本土爱豆的狂热程度相对低于学生党的25岁以上腐女人群,则更容易被外国的腐剧吸引。

  一位资深泰国腐剧粉丝A君向小星星分析:“小朋友更喜欢嗑她们认为的朦胧、暧昧的CP,反而不喜欢直接在作品中亲热的。但我们这些“老阿姨”就比较污,喜欢他们直奔主题。”

  当然,根据明星资本论(ID:mingxingzibenlun)的了解,喜爱泰国CP的粉丝和喜欢本土CP的粉丝会有一定程度的重合,且本土CP多为瑜洲(黄景瑜&许魏洲)、白居(白宇&朱一龙)这类的影视CP。不少泰国CP粉丝都表示自己也曾追过国内的向CP,即使没有追也多少关注过。

  而在泰国腐向内容受众地域的分布上,北京、上海、重庆、成都、广东一带粉丝群体较多,其中北京、上海两地最为活跃。与2016年北京师范大学心理学系冯思琦的“腐女性心理研究论文”中“北上广等一线%”的调查结果基本相同。

  中国粉丝会为泰星成立粉丝站,时刻翻墙关注小哥哥的最新消息,有些站长会泰语,也会将明星在社交网站的动向、日常小视频,包括海外综艺出席、活动站台的内容翻译好之后再发布。发起海外周边购买、为见面会集资应援等程序也是一样不少的。

  在“限同令”之前,《不可抗力》、《逆袭》、《上瘾》等国内BL剧靠出售周边、粉丝见面会等方式抓住圈层市场盈利,泰国BL演员在中国同样拥有变现效果。受众群体虽非主流,但仅是小众圈层中的几万到十几万的人群基数,就足以让他们拥有一定的商业价值。

  如果说泰国明星最开始在国内的发酵,主要依靠于民间组织在微博、豆瓣等平台形成的自媒体形式,那么后期他们在中国的落地活动,甚至参与国内影视剧拍摄、接推广代言,又是谁在背后助推?

  天府泰剧是国内比较知名的腐向泰国视频字幕组,虽在商业化之后他们也开始译制言情向剧集,但总体依然以腐剧为核心,且官方微博安利的也多是腐剧出身的小哥哥。

  以近几年在中国走红的《一年生》、《醉后爱上你》、《逐月之月》、《不期而爱》等泰国腐剧来看,青春校园向的内容更受中国粉丝的喜爱,既有朝气又甜蜜。

  当然,泰国也钟爱制作这种类型的腐剧,除了受众广之外,拍腐剧的多为在校学生也是主要原因。一是学生出演会降低拍摄成本,二是腐剧对新人而言更容易走红。因此,腐剧演员在拍摄剧集时年龄都仅在20岁左右。

  中国拥有大部分对腐剧有需求的粉丝,这一点不言而喻。过去几年,中国本土的《不可抗力》、《类似爱情》、《逆袭》等腐剧虽然小众,但出品方依然能够靠爆满的粉丝见面会获利。而在《上瘾》意外出圈又强制下架后,中国已经完全缺失了腐剧的产出。去年一部“兄弟情”的小成本剧集《镇魂》都能够大曝,就足以证明腐女们无处安放的热情。

  泰国腐剧正好弥补了这项缺失。作为社交程度开放性极高的国度,任何同性题材作品的制作与传播都是完全合理化的,泰国腐剧甚至可以在国家级别电视台GMM卫视播出。

  天府泰剧的负责人天府君告诉小星星,他们翻译的多数泰剧都是直接从网络下载后引入中国,不涉及版权互通。但现在字幕组的影响力越来越大,也开始和泛泰文化合作引进有版权的泰剧。有些泰剧出品方想在中国推广艺人,他们会把剧授权给天府泰剧,请他们帮助翻译推广剧集。

  负责版权交涉的泛泰文化负责人Teddy表示,他们会直接和泰国电视台或工作室接洽合作,有些是资源置换,有些也需要出资购买版权。

  随着大量泰国BL剧涌入中国,也有越来越多的影视公司、主办方盯上了这块市场。中国虽然被禁止拍摄腐剧,但将演员带进来还是不成问题的。

  在中国拥有知名度的泰国明星基本上都来自于一家经纪公司——汉森娱乐。汉森娱乐成立20年,发展9年,主攻泰国市场5年,目前已在中国推出了出演过《无心法师》的mike、主演过腾讯网剧《萌妻食神》的徐志贤。汉森娱乐对泰国明星的具体挖掘过程和培养方式可以参考娱乐资本论之前的报道(点击链接复习)。

  过去,汉森娱乐是将已在泰国出道的明星带到中国发展。但后来,汉森娱乐有了新的策略,即亲自挑选演员后签约,再参与泰剧的制作,等剧在中国圈层群体内走红后,再顺理成章的将演员带到中国发展。

  作为率先在泰国驻扎(成立办公地点),又已经取得了当地业内人信任的汉森娱乐,目前已在泰国投资拍摄了《逐月之月》和《不期而爱》两部圈层爆款剧。因题材在中国敏感,除字幕组翻译之外,汉森娱乐也没有再采取任何其他形式宣传过该剧,全靠受众群体自发掀起热度。

  汉森娱乐老板吕志明Panda告诉小星星,在启动之前,他对导演和合作方的唯一要求就是“要爆款”。根据经验来看,只要他把控好选择演员这一关,制作出爆款就并不困难。

  在筹备《不期而爱》期间,Panda飞往泰国三次,每一演员都要和他“确认眼神”,连男一号黄明明的中文名都是他亲自取的。另外《逐月之月》的男主角之一GOD(英迪帕·塔尼)也同样签约了汉森娱乐,目前已作为男一号和郑爽拍摄了《我的保姆手册》。

  Panda表示,泰国想来中国发展的明星很多,最开始需要他和公司的经理人去寻找,后来就有很多的泰国艺人积极主动的找他报名。为了形成完整的产业链,panda还投资了从事泰国影视娱乐推广的“杭州泛泰文化创意有限公司”。

  举办落地粉丝见面会是外籍艺人抓住中国市场的首要方式。teddy告诉明星资本论(ID:mingxingzibenlun),在中国做泰国明星落地演出的流程要比本土艺人繁琐的多。省文化厅需要调查艺人的背景,保证其没有过任何污点。如果艺人要在见面会上演唱泰文歌,那么歌曲的内容也要进行审核。

  若是BL剧演员,主办方在报批时会避免提及剧集,只强调是明星见面会。这也不难解释《不期而爱》剧组来到中国为何要化名“HSboys”,2017年在中国举办落地活动的《逐月之月》剧组也曾以6位主演的名字首字母命名为“GBKCTT”组合。

  报批成功后,接下来的程序就与普通艺人的见面会无异。地点会向网络上粉丝地理分布数据最高的城市靠拢,但越是一线的城市审核标准越严格,所以泰国明星见面会很少落地在北京,一般都集中在成都、郑州、合肥等新一线城市。

  千人场的腐剧演员粉丝见面会在中国是很有市场的,经常会造成一票难求的结果。那么粉丝的热情是否能够转化为金钱?据悉,举办一场千人场规模的见面会,需要投入场地租金、硬件租赁、劳务机票等费用,成本大概在100万元以内。而见面会的收入则是来自于两个渠道,一是售票,二是赞助商。

  此次HSboys就在中国敲定了与护肤品牌水肌漾的合作,8位泰星担任中华区品牌挚友,同时水肌漾也参与了见面会的落定。一场见面会下来主办方具体能够收获多少利润,Panda预计大概是在10万左右。

  “具体利润我们不太方便讲,但不保证每场见面会都能赚钱,时间、地点等各方面因素都有可能导致票房不佳。”Teddy表示。泛泰娱乐曾做过泰国言情剧演员见面,也曾做过几场国内三线演员的见面会,但他们目前为止做过最火爆的落地活动是2017-2018年的5场GBKCTT(《逐月之月》)粉丝见面会,腐剧的受众买单热情最高。

  但此前操作过《一年生》见面会的演艺公司达意美施CEO刘嘉良曾告诉过明星资本论(ID:mingxingzibenlun):“《一年生》见面会前几场都很火爆,后来有其他主办方签了十场,做到后期就赚不到钱了。”泰国剧明星的粉丝虽然狂热,但基数也比较稳定,每场见面会的观众都会有部分重合,如果持续举办太多场次,粉丝也架不住连续奔波与消费。

  部分泰国艺人来到中国只是偶尔几次的商业活动,也有一些泰星签约了中国的经纪公司,希望能够在中国长期发展。除了《逐月之月》的男主角God之外,Panda透露,黄明明在今年初也会参与拍摄中国的一部电视剧,Hsboys的其他演员在完成学业后也会陆陆续续的进入到中国市场中来。

  与在国内完全没有知名度的泰籍艺人相比,推这些已经通过剧集收获了大量圈层人气的艺人是占有绝对优势的。但脱离剧发展,粉丝是否还愿意买单?

  泰国腐剧CP的营业期很长,即使在剧集播出结束,他们依然会通过见面会、综艺等活动持续合作“发糖”,延续期是半年到一年之间。若是原班人马出演第二季,甚至第三季,那么营业期可以维持到3年。

  反观国内则完全是另一番光景。《不可抗力》、《类似爱情》的男男主在结束了几个月的营业期之后就不再互动,《上瘾》的两位主角黄景瑜和许魏洲更是不再提及对方。连已经抹去原著BL元素的《镇魂》在大结局之后,白宇和朱一龙都没有再在公共活动中同台过。

  能够让演员迅速走红,但也容易定型,更重要的是中国环境不支持。因此想要继续往其他方向发展的演员,都会选择在人气提升后迅速摘掉标签。想要来中国发展的泰国艺人也不例外。

  一位《逐月之月》的剧迷告诉小星星:“GOD来中国发展后和bbasjtr(《逐月之月》另一位男主)就不再有互动了,CP彻底Be了。”他们的CP粉依然存在,但随着停业也流失了许多。

  粉丝喜爱腐剧演员的本质原因就是爱看两个好看的小哥哥互动甜蜜,若是因发展方向限制刻意避开标签,那么一大批CP粉都要跟着心碎。很多CP粉直接表示,她喜欢的就是在一起的两个人,对个人的行程完全没有兴趣。

  因此,腐剧泰籍演员若决定要在中国长期发展,那么核心粉丝的流失不可避免。但与新人相比,他们依然具有优势,毕竟因粉CP而转移到喜爱个人的粉丝也有不少。就像《镇魂》未结局时,唯粉就已经撕上了热搜,其中也不乏更偏爱一方的CP粉在撕逼战役中转唯的粉丝。

  如果说白宇和朱一龙在《镇魂》之前就拥有小基数的个人粉丝,闹翻不足为奇。那么不久前《不期而爱》的两位男主角黄明明和王俊勇的粉丝发生口角闹到CP粉差点转移超话阵地的结果,就足以证明只要CP人气够旺,就不怕唯粉不惹事的定论。

  理论上来说,这类靠颜值、靠CP走红的年轻艺人保质期是有限的,因此经纪公司将他们引入中国,着重要考虑的是如何不让他成为成为快消品。

  Panda表示,依靠他20年来的从业经验和资源,他会将旗下的泰国艺人推给熟悉的好友,为他们争取重要角色资源,继而再逐渐成长。未来不敢预测,但会保证对艺人负责,尽量让他们不成为快餐产品。

  为了继续开拓泰星在中国的市场,汉森娱乐接下来还将交由主办方出售衣服、饰品、写真集等衍生品。而天府泰剧字幕组目前也有新的业务,一是翻译泰国小说(主要为BL向),在中国出售IP,二是成立泰国资讯组,跟踪报道泰国明星动向。

  可见,泰国明星在中国还有很大的市场等待开发。如何延长他们的演艺保质期?还需要一部真正走向大众的作品。

Copyright © 2002-2013 钟鼓乐之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